老师请别说这样暴力的语言

时间:2016-10-31   浏览次数:
  字体大小:放大 | 缩小 | 正常  

  由于思想认识和自身性格等原因,很多教师很难做到心平气和地对待每一位学生,于是,校园之中,便经常可以听到老师非常不恰当地跟学生说话,甚至是说一些令人大跌眼镜的暴力语言,以致引发甚至加剧师生之间的矛盾,既损害了自己的形象,又增添了学生的烦忧。

  态度冷漠,缺乏温暖

  正在讲课时,陆田桌上的书突然“哗啦啦”掉了一地,“唉,自己不想听也就罢了,干吗还要捣乱啊?”徐老师说这话时,连看也没有看陆田一眼。如果在平时,陆田肯定会不置一词,可今天因为头痛,他一直趴在课桌上,确实不知道怎么把书碰到了地下,于是就解释说:“老师,我不是故意的!”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是来度假的,接着睡好吗?”陆田认真地说:“老师,我是头痛才趴着的!”“头痛?头痛为什么不去医院,跑到这里来捣乱!”认定陆田在说谎的徐老师,突然迸发出一种尖厉的声音。见陆田仍在小声辩解,徐老师禁不住怒吼道:“还不是故意的?还装什么头痛?不想上课就给我滚出去!”陆田忍无可忍,说:“走就走!你以为谁喜欢听你这破课啊?”说罢,哭着跑出了教室。

  “唉,自己不想听也就罢了……”“好了好了……接着睡好吗?”,从这些充满不屑和厌烦的语句中,当不难看出徐老师对陆田的一种放弃态度;而在陆田声言自己“头痛”时,徐老师不相信也就罢了,竟还口吐恶言——让对方“滚出去”,有此匪夷所思的超级冷漠,其结果自然是伤人害己了。

  冷嘲热讽,伤人自尊

  预备铃响过之后,周老师拿着书本走进教室,看到黑板上还留着上节课的板书,眉毛便拧在了一起,大声问道:“今天谁值日?为什么不擦黑板?”不凑巧的是,值日生刚去了厕所,没人答应,于是,周老师又声色俱厉地喊了一遍。看到老师生气,坐在最后的梁荣便赶紧跑上来,快速地擦着黑板的每一个角落。由于用力过大,便弄得教室前面灰尘飞舞。见此,周老师一脸不屑道:“都瞧见了吧,同学们!一个学习不好的人,做事也不会好到哪里去!”听到这话,还剩下一点没擦的梁荣转身就回到了座位。其他同学在短暂的惊诧之后,也忍不住替梁荣不平说:“今天不是梁荣值日!”闻此,极为尴尬的周老师一声干咳后,不仅没道歉,反而再次出口伤人:“不是你值日跑上来干什么?把学习成绩搞上去才是你最应该做的事!”对此,梁荣和同学们虽敢怒而不敢言,但一节课都是没精打采。

  不过是弄出了一点粉笔灰,周老师就将它与梁荣的学习不好相关联,进而公开予以嘲讽;待知晓梁荣这是在做好事之后,为掩饰自己的错误,竟又一次对梁荣的学习成绩进行讥讽。这种随意损伤学生自尊的言行,又怎能起到一种率先垂范的作用?有此,学生们进行消极抵抗也就属情理之中了。

  无端怀疑,让人蒙冤

  一次月考中,见钱芳的数学成绩火箭般地上升到班级前5名,刘老师非但没有高兴,反而疑虑重重。将钱芳和数学一流的同座试卷进行比照后,刘老师认定她有作弊行为,于是在讲评试卷时说:“这次的试题虽然不太难,但最后两道还是有点难度的,全班只有两名同学做对了——一个是钱芳,一个是钱芳的同座!”此语一出,教室里一片哄笑之声。钱芳呢,不仅满脸通红,而且眼中还噙着泪水。下课后,一向胆小的钱芳找到刘老师,用一种异常坚定的声音说:“我没抄!”“我说你抄了吗?”见刘老师不承认,又气又急的钱芳忍不住哽咽道:“你那话的意思就是说我抄了,班上的同学都笑了!”看她这样,刘老师虽有点心虚,但嘴上却依然强硬:“不是我看不起你,那两道题你根本不可能做对!”“考试前,我妈请的老师正好和我讲过,这难道也不行吗?”看到钱芳愤然离去,刘老师顿时就傻了。

  钱芳的考试成绩出现了反常,也只表明她有作弊的可能,却并不意味着她一定就是作弊;可刘老师在事前没有调查的情况下,就极其草率地将自己的怀疑公之于众,致使对方蒙受着不白之冤。俗话说:“覆水难收。”即便刘老师立马为钱芳恢复名誉,可受伤的心灵在短时间能得到真正的修复吗?

  厚此薄彼,明显不公

  早自习开始5分钟后,教室门口突然传来一声“报告”,见是气喘吁吁的张丰,李老师便没好气地问道:“睡得舒服吧?为什么不再多睡会儿?”“我,我……”“我什么我,就在门口站着!”但没过多久,英语课代表崔丽也在门外喊起了“报告”;这时,李老师竟一脸和蔼:“你怎么也迟到啦?”“昨晚我妈忘记上闹钟了。”“以后要注意点,进去读书吧!”李老师温和地说道。面对这明显的不公,张丰自然站不住了,就有点不高兴地问道:“我可以进去读书吗?老师!”“不可以!你还没有说迟到原因呢!”见老师在强词夺理,张丰真的生气了,于是加大了嗓门说:“你给我机会了吗?我也忘记上闹钟了可以了吧!”听到这话,李老师更来火了:“学习一塌糊涂,脾气还这么大?我今天就是不让你进去!”“我就是要进去!”接着两人竟拉扯起来,待班主任赶到后才平息了这场纷争。

  同是迟到,李老师对崔丽温柔和蔼,对张丰则冷若冰霜,而在让崔丽走进教室之后,竟然还在对张丰的请求予以刁难。如此这般的厚此薄彼,仅仅因为张丰是一名学习后进生!这种明显的歧视言行,自让人难以容忍。而随着师生拉扯这一闹剧的公开上演,李老师形象跌至谷底,也就自不待言了!

  一份《教师语言暴力调研报告》显示,有48%的小学生、36%的初中生、18%的高中生曾遭遇过老师语言暴力;81%的小学生把“语言伤害”排在影响他们成长的校园伤害方式首位。读罢上面这些“语言暴力”案例,为人师者应该有所警醒吧!


Copyright 2005-2006 毛坦厂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六安市东部新城悠然蓝溪东侧 皖ICP备16023282号-1 皖六公网备3424012012039
本网站由 皖西电脑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
皖公网安备 34150102000040